南奥塞梯再现“非洲猪瘟”!又是美生物实验室惹的祸?

来自:猪之家  |  2021年08月19日

南奥塞梯再现“非洲猪瘟”!又是美生物实验室惹的祸?

近年来,俄罗斯周边的独联体国家频繁发生“非洲猪瘟”流行,俄罗斯发现都与当地美国的生物实验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在新冠疫情由于变种毒株(德尔塔)的出现,再度肆虐全球之际,“非洲猪瘟”又开始现身南奥塞梯了。

8月3日俄著名网站“军事政治分析”发表了弗拉基米尔·普罗赫瓦季罗夫的文章,题为《南奥塞梯的非洲猪瘟与格鲁吉亚卢卡尔中心的罪恶勾当脱不了干系》,原文如下:

俄罗斯正陷入五角大楼操控数十个生物实验室的重重包围。

7月20日南奥塞梯国家安全委员会通报:“掌握的材料证实,格鲁吉亚对我们共和国的卫生防疫、经济安全构成严峻威胁。例如,七月茨欣瓦利地区边境地带多个村镇的猪因非洲猪瘟大量死亡……2016、2017年也发生过类似情况,当时非洲猪瘟演变为大规模畜疫。上千头牲畜死亡,共和国的农业遭受重创”:禁止南奥赛梯爆发非洲猪瘟的地区(茨欣瓦利、列宁戈里)向外输出农产品。居住地发生猪死亡的农民三年内不得养猪。在出现非洲猪瘟的地区,要屠宰、处理掉所有家畜,健康的牲畜也无法幸免于难。

俄联邦武装力量三防兵主任基里洛夫少将指出,2007-2018年非洲猪瘟正是从格鲁吉亚领土向南奥塞梯、俄罗斯、欧洲国家和中国大范围传播。“卢卡尔中心所在地区的传染病形势日益恶化,这些疾病大多由带病昆虫传播”。他引用了欧洲疾病控制预防中心的数据,之前只有在格鲁吉亚和其他南部国家才能看到的蚊子,已经现身于俄罗斯多个地区。

众所周知,美国在世界25个国家建立了多处军事生物实验室。1991年末美国国会批准了联合降低威胁计划,以始作俑者—两名参议员南恩、卢卡尔来命名,由五角大楼威胁降低局负责具体实施。俄罗斯已经被五角大楼控制下的数十个专项生物实验室团团包围,它们主要位于乌克兰、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摩尔多瓦和乌兹别克斯坦。

实际上述前苏联国家已经沦为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军事医学专家试验极其危险传染病菌的试验场。

德特里克堡是美军生物研究中心,臭名昭著的“死亡实验室”,是五角大楼主要的中心之一,负责升级已知的、制造新型传染病、其它严重疾病病原体。国防部军事情报部门主管上述研究。

五角大楼“战斗病毒皇冠上的明珠”—卢卡尔社会卫生研究中心,距离第比利斯附近的美国瓦济阿尼空军基地(2001年6月30日之前——俄国防部第137军事基地)仅有17公里。只有允许接触秘密信息的美国军事生物学家才能进入这个三级实验室。

卢卡尔中心承包商的合同义务包括研究炭疽、兔热病等病毒传染病,以及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毒株,搜集试验生物样本。大部分项目交给了私营公司,三家公司—CH2M Hill、Battelle和Metabiota在卢卡尔中心工作。上述公司不仅为五角大楼,而且为中情局开展生物研究。

南奥塞梯国家安全委员会指出:“因为周边国家没有关于边境村镇非洲猪瘟的官方消息,可以得出结论,格鲁吉亚刻意隐瞒了自己领土上爆发这一动物传染病的事实,因为这是一种潜在的全球传染病,带病昆虫导致其传播速度极快”。

保加利亚记者盖坦吉耶娃进行的研究证实,南奥塞梯国家安全委员会对格鲁吉亚当局的指控绝非空穴来风。根据她提供的数据,五角大楼开展了一系列基因-改良昆虫、啮齿动物、细菌繁殖项目。下一步将培育许多生物,甚至可以适应一定温度,改变居住地点和饮食来源。

这位保加利亚女记者爆料:为了散布生物武器,五角大楼甚至专门研制了生物气溶胶雾化器,称为Micronair,已经配发部队。

2018年10月,美国协助科学发展协会杂志《科学》发表了题为《农业研究还是新型生物武器系统?》的文章,署名者是来自蒙彼利埃大学(法国)、普兰克进化生物学研究所(德国)和弗赖堡大学(德国)的五位著名学者。他们推测,在美国DARPA“昆虫-盟友”项目框架内,昆虫完全可以用于传播基因改良病毒,这明显违反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

上述欧洲学者认为,研究成果未必会应用于农业,很可能是“尝试研制生物制剂和针对敌人目标的投送工具”。

五角大楼“昆虫-盟友”项目主管别克斯泰因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承认,“昆虫-盟友”计划研究的许多技术具有“双重用途”,既可以用于防御,也可用于进攻。德国维涅基教授声称,这一计划的和平方向令人置疑,因为“利用昆虫传播疾病—这是经典的生物武器”。

格鲁吉亚领土已经不止一次向外传播病毒传染病。2014年卢卡尔中心建造了专门养殖昆虫的工厂,开启了“沙蝇”项目。这种吸血昆虫在菲律宾等热带国家司空见惯,但2015年沙蝇却攻击了第比利斯和附近的达吉斯坦。当年威胁降低局开启了“格鲁吉亚虫媒病毒”(靠蚊子和其他蜱螨传播病毒)项目,此后格鲁吉亚首次发现了白纹伊蚊和埃及伊蚊。这两种蚊子是黄热病、恶性疟、寨卡病毒的携带者。根据欧洲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白纹伊蚊已经在俄罗斯克拉斯诺达尔和土耳其北部现身。

2021年4月,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呼吁国际社会应高度关注美国生物实验室对全球构成的严峻威胁。格鲁吉亚猪瘟渗入南奥塞梯再次雄辩地证明,卫生安全形势正急转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