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的政策调控风暴

来自:猪之家  |  2021年03月25日

玉米的政策调控风暴

由于玉米是粮饲兼顾的粮食品种,所以从国家粮食安全的高度来讲,我国始终坚持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的原则,必须处理好产业发展与安全的关系,绝不能以牺牲粮食安全为代价换取经济效益。

在我国,玉米消费主要分为饲用消费和工业消费,两个领域占全部消费的90%以上,其中,饲料消费占六成以上,玉米深加工占三成。


玉米的政策调控风暴

数据来源:CASDE 制图:中华粮网

近年来,受益于居民消费水平的提升以及下游饲料和深加工行业快速发展,国内玉米总消费量持续上涨。2020/2021年度饲料行业玉米消费量达到18500万吨,同比增加6.32%;深加工行业玉米消费量在8200万吨,同比稳定。

根据中国农业农村部3月供需报告显示,2020/21年度玉米供需缺口1851万吨。而《我国粮食中长期供需形势与应对的政策建议》中预计,2030年,玉米需求将超过3亿吨,国内产需缺口将达到2500万吨以上。

正是由于产弱需增,一直以来缺口成为玉米价格上涨的主推力。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国家几年前取消了玉米临储政策,加上近几年陆续投产的玉米精深加工企业、饲料企业的刚性需求,一度“白菜价”的玉米迅速成为企业争相抢购的“金玉米”。据业内人士预测,在未来一年之内,玉米收购价格将在高位震荡运行。

针对玉米非理性的“超涨”现象,从2020年四季度以来,国家有关部门已经全面开始两端发力,补供给、减需求,投放储备玉米、增加进口、严格限制玉米燃料乙醇加工产能扩张等“组合拳”,对玉米全面施压。


01、国家严格控制深加工产业

国内玉米加工产品以淀粉、酒精、味精、赖氨酸以及玉米燃料乙醇等为主,玉米深加工产业对整个社会和国民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起着巨大推动作用,成为主产区发展经济的战略选择。但是,玉米深加工产业过度发展会挤占饲料玉米的正常供应,影响肉蛋奶等食品供应安全。为了确保口粮和饲料消费需求,我国在发展玉米深加工的时候,一直坚持“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的原则。

众所周知,玉米的供求关系正在从前几年的过剩转为短缺。在玉米供需形势开始发生逆转时,国家再次收紧玉米深加工项目审批,严格限制玉米燃料乙醇加工产能扩张,促进玉米产销平衡,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近期有市场消息传称,因国家节能减排要求,内蒙古伊品、阜丰、梅花传出30%-50%的减/停产计划。据了解,我国内蒙古区域的淀粉系深加工企业玉米年消耗产能总计达1100万吨,酒精系玉米年产能共有近300万吨,在全国玉米深加工产能省(区)中排名第四。目前所了解到的是这次节能减排的要求只覆盖到了内蒙古氨基酸(味精)企业,未来政策是否可能扩大辐射区域,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但从“碳达峰”角度看,深加工企业的环保压力将只增不减。

(注:“碳达峰”是指我国承诺2030年前二氧化碳达到峰值,排放不再增长。“碳中和”是通过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的方式,将二氧化碳抵消中和。)

此外,国家同样在严格限制玉米燃料乙醇发展。近几年玉米的加工转化市场活跃,饲料行业由弱转强,淀粉加工总体扩张,特别是玉米燃料乙醇加工转化能力扩张较快。在产需关系此消彼长的带动下,玉米去库存的速度比预想的要快。

在去年12月2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提到,因地制宜发展生物质能、地热能和海洋能。坚持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的原则,严格控制燃料乙醇加工产能扩张,重点提升生物柴油产品品质,推进非粮生物液体燃料技术产业化发展。

02、饲料粮替代

国家政策继续为饲料市场降温,遏制玉米饲料需求的过快增长。3月15日,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发布《饲料中玉米豆粕减量替代工作方案》,提出制定利用稻谷、小麦、杂粮、薯类、杂粕和其他农副产品等原料替代玉米、豆粕的饲料配方调整方案,推进料中玉米豆粕减量替代,促进料粮保供稳市,并且要求在短时间内完成并且全面推广。

03、适度进口

进口谷物的持续到港依然对市场施压。海关数据显示,中国2021年1-2月进口小麦247.3万吨,较去年同期攀升近300%;进口玉米量为479.6万吨,同期大幅飙升414.51%;进口高粱140.44万吨,同比增365.57%。

与此同时,在中美最高外交官员在阿拉斯加举行峰会之前,中国连续四天大手笔买入400万吨美国玉米,均是20/21年度交货。根据美国农业部数据,在2020年9月1日到2021年3月4日期间,中国已经采购1870万吨美国玉米,不过实际装船的数量不到40%。加上最近的387.6万吨,总采购量已经2258万吨,占到美国农业部预测总量2400万吨的94%,毋庸置疑,2020/21年度年我国将进口创纪录的玉米。

04、玉米增产

玉米种植面积增加已是2021年确凿的生产指令,明确增加东北地区和黄淮海玉米面积1000万亩以上。此外,农业农村部3月18日发布消息称,今年将继续推进耕地轮作休耕制度,实施规模扩大到4000万亩,比上年增加1000万亩。其中,重点是在东北地区推行薯类、杂粮杂豆与玉米的轮作模式,扩大玉米种植面积。由于玉米持续产不足需,价格高涨,因此受到国家政策的“关照”,而且在高价格引导下,农民种植玉米的积极性会提高,新作物季的种植面积也会增长不少。

虽然市场对玉米产需缺口的预期,或将维持2021年玉米市场高位震荡。但从国家收紧深加工企业、进口替代、玉米面积扩增等多方面举措证实,国家层面对玉米倾斜了更多的关注。